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一凡 > 谁能成为中国的大宗商品交易银行?20120306

谁能成为中国的大宗商品交易银行?20120306

本文由作者之前的多篇短评、网络交流记录拼凑后整理而成,如有逻辑、语言前后不搭,烦请谅解。

从ICBC设立贵金属业务部开始,各家银行进入贵金属市场,乃至商品市场的大幕就徐徐拉开。有没有人能成为中国的商品交易银行,成为像汇丰那样的贵金属银行,像标准银行那样的金属银行,亦或是巴克莱那样商品业务占很大一块,或是高盛、德意志、摩根士丹利那样商品、现货甚至贸易、加工都有的全能商品银行?

ICBC之后,各家行在上海建设金融中心政策的刺激下纷纷在上海设立交易中心。中行、农行都设立了贵金属交易台,今年建行成立了金融期货部,其他股份制银行动作更加明显。兴业早在多年以前就在上海建立了资金营运中心,并经营贵金属业务。

媒体报道

 

“2月29日,中国银行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以下简称“CME集团”)在北京签署《战略合作意向书》。中国银行董事长肖钢、CME集团终身名誉主席梅拉梅德(Leo Melamed)先生出席签字仪式,中国银行副行长陈四清和CME集团总裁基尔(Phupinder Gill)代表双方签署合作意向书。

根据协议,双方将加强清算会员、结算银行、离岸人民币存管银行及境外期货相关业务的合作,双方将互视对方为优先合作伙伴。

CME集团是目前全球交易量最大、品种最丰富的大宗商品及金融衍生品交易集团。近年来,中国银行和CME集团建立了良好的业务合作关系。2011年3月,中国银行集团旗下的中银国际期货有限公司成为CME集团首家中资清算会员,同时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亚洲地区清算会员。

此次双方签署《战略合作意向书》,将是中国银行与CME集团深化合作的崭新起点。中行将以此为契机,充分利用国际化、多元化优势,与CME集团加强合作,为客户提供全方位、优质高效的综合金融服务。”

 

我很关注中行介入大宗商品、衍生产品业务。中行作为近年来发展比较差的一家银行,个人以为之前主要受制于IT系统的落后和战略的不清晰,但中行在交易银行方面具有显著优势,在未来银行业转型和竞争面前个人以为中行的优势将逐渐增强,未来有可能以强银行而非大银行的形象重返四大行领先地位。对于这次中行介入大宗商品业务,其实我在工行的时候是最早筹备的,包括梅拉梅德还给岐山总理写信,包括英国贸易大臣戴维斯当时也来游说工行加入LME等。其实高层的态度我感觉还是比较支持的,可惜工银集团内部的很多部门并不十分热衷此事,死抱住香港商品交易所项目,结果现在看被中行抢了先机。但是大宗商品业务我个人还是十分看好的,包括国债期货对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国际化的未来前景,这样的话,四大行的格局未来可能会有微妙变化,而小银行中是否会出现中国的巴克莱,中国的标银?我想未来一定会出现,只是谁来做这个角色的问题。这将给银行业的中长期带来改写格局、差异化竞争的机会。

但是中行的业务过于庞大,作为去年以来在商品业务上大量招兵买马的中银国际又不是母体的银行,金融市场业务和中银国际如何协同?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无论如何,这开了一个好头。大行的优势是客户、交易和系统,劣势是做得再好,相对整体大行体量,短期都难有突破。在我们的干部评价体系下,表面文章做得可能多一些,实际的东西做得可能少一些,这种风险比较大。

我认为,倒是全国性中小银行比较有可能成为未来的大宗商品交易银行。其中最有可能的四家分别是深发展(平安)、广发、光大和中信。

深发展的优势在于其供应链金融优势。但是深发展面临两个问题,一是和平安的进一步整合,这里面包括文化的、人事的还有很多方面,确实是个很大的挑战。看起来现在两行整合十分顺利,如果顺利,平安的保险代理人和渠道倒是让人对发展零售、对公齐头并进的大宗商品交易业务十分期待。二是平安本身的领导不懂大宗商品业务。这从平安现在搞什么交易所就能看出来,经纪绝对不是大宗商品交易业务最有价值的部分,最有价值的部分绝对是自己通过持有客盘头寸管理基差风险去赚钱。而平安集团的领导比较强势,所以能否战略认同,这是第二个问题。如果解决了上述两个问题,凭借平安的人才、激励和集团构架,深发展未来成为中国的大宗商品交易银行可能性很大。

广发的优势只有一个,就是背靠大量中小企业。但广发有两个比较致命的问题,一是人才相对吸引力弱,二是广发的合作方花旗本身的商品业务不是很强。

光大和中信都有天然成为中国大宗商品银行最大的优势,就是银行+贸易的模式。尤其是中信。如果能够整合Trading部门和贸易部门,大量开展企业银行服务和大宗商品贸易,把银行和贸易板块重新整合,那么中信的前途不可限量。但是我们不太清楚中信内部是否正在进行相关筹备。从目前情况看,似乎中信本身对这块还缺乏想法。

 

 

 

 



推荐 24